您的位置:另类小说
[我无赖,别爱我][作者:daimin5109]

[我无赖,别爱我][作者:daimin5109]

  你的网速怎么样?是否喜欢听一些白话歌?张国荣,李克勤怎么样?哦,如果喜欢,那我再推荐一下这首歌吧。歌词是这样的:

  我间中饮醉酒很喜欢自由/常犯错爱说谎但总会内疚/遇过很多的捐友学到贪新厌旧/亦欠过很多女人/怕结婚只会守三分钟诺言/曾话过要戒烟但讲了就算/梦与想丢低很远但对返工厌倦/自小不会打算/但是仍惟独你爱我这废人/出错你都肯去忍/然而谁亦早知不会合衬/偏偏你愿意等/为何还喜欢我我这种无赖/是话你蠢还是很伟大/在座每位都将我踩口碑有多坏/但你亦永远不见怪/何必跟我我这种无赖/活大半生还是很失败/但是你死都不变心跟我笑着挨/就算坏我也不忍心偷偷作怪/没有根的野草飘忽的命途/谁像你当我宝什么也做到/旧爱数足一匹布在这刻写句号/只想跟你终老/在地球惟独你爱我这废人/就算坏我也不忍心/还喜欢我我这种无赖/但是你死都不变心跟我拼命挨/换转别个也不忍心偷偷作怪

  读书的年代,我渐渐喜欢上了粤语,特别是一些粤语歌,而碰见郑中基的《无赖》却是一个偶然。与很多美好东西的擦肩而过其实都是一种缘分,不管能不能拥有。你说呢?细细听郑中基的声音,貌似和陈楚生有几分神似。只是郑的多的是一份现实的无赖,而陈的侧重的是缠绵与细腻。比较而言,我喜欢郑。

  听多了郑中基的歌你会发现,郑的粤语歌比国语歌强很多很多,这就像哥哥一样,以至于林夕这样评价哥哥:当今乐坛,已找不到哥哥的接班人,张学友不行,刘德华不行,所有的都不行。郑与阿sa的劳燕分飞使很多人给郑加上了“负心汉”“纨绔浪子”的帽子,其实是何种情形,我也不从知道。我们只是小平民。没关系,我们说的只是他的歌。

  现在是晚上二十一点零二十一分,时间恰恰好。可以在预料之中的睡眠之前和自己说说话,和郑中基话话废人。

  很久之前,似乎仿佛很久了,在我还是一个热血青年的时候,我有着ambition(志向),我会憧憬着一座座象牙塔或者白领、咖啡、文件。当然还有那纸醉金迷的惬意,和宝马香车的潇洒。那时我还年少!

  可是现在,呵呵。人总是很猥亵的动物。其实人平凡没什么的,可悲的是有着强烈自知之明的不甘平凡而得过且过的平凡人。很不幸,强烈的自知之明告诉我,在踏入大学的时候我就踏入了这个队行。一次出差到北方的城市,在想碰碰一夜情的晚上我偶遇一对老年夫妇。那时晚上零点以后,两老口在收拾着他们的绿豆粥的小摊子。从他们的言行中我觉得其实人不一定要多么显贵多么不凡,心里自在就很好了。

  伙计,跟你说,我从不甘心现状的,我的脑子暗示我平凡就是放弃的借口。这点我比谁都清楚。但是想法离现实还是那么遥远。比如大学时期,早上起来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英语四级,但是已是十点过了,还错了两节课。一次又一次被NBA的休斯顿 cp3 (克里斯·保罗)kidd(贾森·基德)gdp(马刺三巨头)打败,于是就打败了我的一个个早起的黄金时间。而下午,一天天被篮球强奸,开始时还想反抗,但是时间一长发现享受还是比反抗还得痛快。梦想总是照不进现实的。然而现在想想,其实大学就是这样!

  日子被我消磨,ambition在消磨中心安理得地退出记忆的舞台,床铺成了青春的坟墓,于是无可奈何地接受自己是个废人的下场。

  当然,我想过来个很好的开头,让一切从头再来,迷信的我像选黄道吉日一样就这么选着开头的日子一直到现在。人总是这么的矫情。

  偶尔有懊恼,偶尔有自欺欺人。于是选择抽烟喝酒,借以摧残仅剩的上进心和压力感。偶尔也会喝醉,但不拒杯。偶尔也会买不起一包四块五的白沙,但从没想过彻彻底底就此戒掉。偶尔也会赶赶时髦,买买仿真名牌。

  不想借烟酒装成熟,明白不梳头发,装着短裤拖鞋也不会有人指手画脚,吃饭不由自主地会脱掉拖鞋翘起二郎腿或者扛在凳子上,不花哨不装酷,不去理路过的穿着黑色丝袜超短裤的性感女生,当然寂寞时也对她们吹吹口哨,靠近时拍拍屁股,有时买买双色球但从不祈求五百万,没钱时一天一顿,有钱时一日四餐。不逛街不看打折不关心股市基金。喝多时打过人,也被人打过。一起拿棍棒干过群殴,也偷偷溜走做过胆小鬼!篮球,唯有篮球。工作,仅剩工作!

  但废人有废人的想法,废人有废人的活法。废人不用去看欧迪奔驰兰博基尼凯迪拉克,迪阿、克耐 锐步 彪马关废人鸟事,废人会做一块五的公交顺便找个靠窗的位置抽上一根,废人会为燕京三块五还是四块和老板粗话连篇。有过几个女友,被认伤害过,也伤害过别人。以为自己总是这么地爱现在的这个,却发现自己还是爱不起这个。于是寻找下一个。周而复始!废人害怕没钱,害怕结婚,害怕爱上某人。

  晚上八点的时候去银行,一张卡一张卡地查,发现积蓄还是不够与女友结婚。去她家求婚的念头还得再搁置。往下坡路走时,发现路上只有我一个,漆黑一片。从短裤兜里掏出刚买的红河,麻利地点燃。今晚没有月亮,我想想,这前途就像这弯路上的夜色一样,黑压压的,但是或许有时又像远处那片灯火璀璨的高楼一样,循着光也许还能找到某个方向。

  废人!无赖!

  没带手机!别爱我!